+65 6334 7192 desarts@des.org.sg

shijiblue

聚舞坊“鞭影II”刚落幕,我自己在完成演出后的一种特别复杂的心情俗称“演出后遗症”(Post Performance Blues),让我既失落,又满足。不过我的演出后遗症不是负面的,反而是一种正面的反思。每一次开始新舞作时都满心欢喜,因为那种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呈现想法的感觉其实很奇妙,是一种兴奋和期待。我觉得人生有这两种心情是幸福的。我会不断的在生活中找素材,可以是一幅画,一首诗,一个不经意的舞蹈动作,或是一个下乡旅行给我的冲击。“鞭影II之耕道”就是因为在中国广西梧州表演后,顺道下乡到中国潮州的时候所酝酿的。我这个城市人不知道是幸福还是悲哀,无边无际的田园风光是我自小至今视野缺少的景象,所以也觉得自己的胸襟小得很。现在教课或编舞,看到学生无法达到我的要求,就会闭上眼睛想象旅途所见的宽广田园。城市人也往往只看到耕种的成果而忽略了过程。这是否与我们做人处事的态度成正比呢?

到潮州乡下是我第一次寻根之旅,看到自己的叔伯,亲戚都在农田里耕种,脸上的表情认真,幸福洋溢,我突然有一种感动,那时的感觉很奇妙。是我从来没有过的。我不知不觉就热泪盈眶,那一刻我有编舞的冲动,隐隐约约,零碎的画面浮现在我脑海里。耕道-耕种的道理是一种简单的活动-劳力和心力,让吃到米饭的城市人温饱,是一种幸福。我希望舞作-耕道能够让城市人感动而珍惜盘中物,向往回归朴实生活的简朴心态,多谦卑,勤恳,惜福。

当排练舞作时,我与舞者强调的不是动作而是演绎每一个动作的心情。我曾经读过一位编舞家这样写着:
“表演者最大的忌諱是平庸。那種缺乏熱情、勇氣與敏銳度的泛泛之舞總是乏善可陳。包裹在棉絮中的火種如果不能熊熊燃起,則只能了無生氣地燜燒。”

这是匠气与艺术的区别。<匠气>的舞者可以很称职地完成高难度动作,但他的表演只局限於肢体,内涵表达是空洞的。具有<艺术气息>的表演者,能够把动作和情感发挥得恰到好处,把观众的目光都吸引到身上,那是一种磁场,一种完美的表演境界,也需要一定天份和舞龄的舞者才能做到。所以每当我看到很多好的舞者但是觉得他们还是缺乏生活历练,我不禁问自己是我们城市人太幸福了吗?为什么表达情感的方式是那么贫乏,无趣。。再回想我那一刻热泪盈眶时的那种感动,是不是只能在农家生活中才能找回。想到这里,我真的好想把舞者带回潮州乡下,让他们真真感受到我曾经感受到的那份感动。在无声胜有声的舞蹈中,技巧已无用武之地,相反的,需要找到內心更強更大的力量才能真的感动走进剧场的每一位观众。

当演出落幕时,我很奇怪地没有激动的心情。我想自己已经完全投入耕种的简朴境界,所有的感情很真实,没有夸张地演绎,只是踏踏实实完成《耕心,耕道》的表演。我很享受这个表演过程,舞蹈让我的生活体验有了另一个篇章,它把我的思想和编创空间带到另一个世界,一个离我遥远但是在舞蹈里却很贴近的空间。我往往到最后一刻,甚至舞作演完落幕后,才真真正正知道自己确实的感受。不知道到场的观众能不能感受,我期待下一次的感动。

作者:蔡适吉(聚舞坊创意总监)